【パカカラ】DEAR MY 08


中午手滑把手机掉饭盒里了...现在捧着麻辣香锅味的小华为在这码出这行字......

近期水逆得已经让我流不出眼泪了

感觉国内松圈的热度正在迅速冷却,但因为最近被投喂了很多粮,汉化组的太太还回fo了我,我觉得自己还能坚持下去......

以及谢谢还在等我的你,真的很感谢








以下是正文——







夏天是一松不大喜欢的一个季节。没有了云层的遮挡,明晃晃的光线总是刺得眼睛生疼,稍微活动一下就会出一身黏腻的汗,不断攀升的温度像是要把人所有的耐性都消磨殆尽,连空气都变得稀薄,令人难以呼吸。即使这样,一个偶像的工作依然要继续。只是他时不时会算着距离和空松约定的日子还有多久,每算一次就多出一些慌张,和平常那个盼望夏天早点结束的自己截然不同。

过去几乎没有和空松单独出去的经历,一松前一晚上翻来覆去竟然睡不着,折腾到大半夜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入睡的,一觉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

离约好的时间还早,一松懒洋洋地起床,洗漱,做了点简单的饭菜,一个人慢吞吞地吃完,收拾好餐具后,站在了衣柜前。

自己除了事务工作,平时跟其他人接触很少,也不怎么出门,私服少得可怜,夏天能穿的就那么几件短袖,一松全部穿了一遍,挑了一件纯白T恤,配上较为宽松的黑色中裤,习惯性地戴上口罩便出门了。

一松并不讨厌临近黄昏的夏末,没有了烘烤般的窒息感,风留在皮肤上的是尚未消散的白天的热度。在碰头的车站等了一会儿,一松看到戴着嵌了一排水钻的墨镜的空松热情洋溢地从远处朝他跑来,引来不少侧目,顿时有种想一头撞死的感觉。

“不是让你低调点吗......戴个这么招摇的墨镜生怕别人认不出你?”

“Nonono,brother,”空松得意地摇了摇手指,“我今天穿得已经很低调了。再说大热天戴口罩看起来也挺奇怪吧。”

一松承认空松今天的穿着比起以往确实正常了许多,一件干净的白衬衫(敞开至胸口)加水洗牛仔裤(挽起裤脚),搭一副夸张的墨镜,再往一个夏天戴着口罩的猫腰身边一站,这个组合还真是奇葩,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那,走吧。”一松不等空松反应过来,就迈开腿往前走了。说实话,他一点也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待着,尤其是被人用好奇的眼光打量,他无法像空松那样坦然接受。

果然空松追了上来,在身边说着什么“命运的召唤”“爱的牵引”之类的鬼话,换做平时一松早就一拳打过去了,但今天,他插在口袋里的手一直没有拿出来,双目微眯,藏在口罩下的脸让人看不清表情。空松大概也多了些违和感,絮絮叨叨只说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两人并排走着,一路无言。

“到了。”一松站在一家看上去像咖啡店的店面门口,而门紧闭着,上面挂着“CLOSE”的牌子。

“诶,关门了吗?可是现在时间还......啊,也不早了。咱们大概是出来的时间晚了。”空松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惋惜地摇了摇头,“真是可惜啊,不能和一松喜欢的小猫咪们见面了呢。”

“抱歉,是我的错,要是我把时间再定早一些就好了。”

一松装作漫不经心瞟到玻璃橱窗里贴的海报:“说起来,今天赤冢市好像有夏日祭来着。”

“啊,真的,还有烟花大会。”空松顺着一松手指的方向看去,凑近到玻璃跟前,“没看到小猫咪们确实很可惜,难得出来一趟,那不如咱们去看看吧?啊,但是一松你要是讨厌人多的地方的话......”

“好啊。不过万一人很多的话你要牵住我,不然容易走散。”

空松眨了眨眼,没想到一松答应得这么干脆。他甚至觉得口罩下的一松是带着笑意说出这句话的,不不这一定是illusion,脊背一阵凉意......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一松看着走在前面的空松,暗地里稍稍松了一口气。故意约在猫咖下班的时段,其实都是为了今天晚上......和空松两个人独处!!逛庙会看烟花什么的以前根本没想过不过现在看起来喔喔喔好像情侣会做的事啊啊啊......等等等等冷静啊我!!!!

空松突然回过头来,吓得一松一愣:“一松,那个,离烟花大会开始还有些时间,我们去逛逛庙会吗?”

“咳,随便你,但毕竟是我约你出来的,你想去哪我都奉陪。”一松拼命绷住表情,恢复了以往的态度。刚刚觉得他在笑果然是幻觉吧,空松这么想着,却又对弟弟这次不同寻常的温柔有了点感动的心情。

“等等。”一松似乎想到了什么,蹲在边上的小摊挑了一个面具递给空松,“大晚上的就别戴墨镜了,戴上这个就没人能发现了。”

空松接过面具戴上,跟用口罩遮脸的一松并排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大概谁也不会想到是F6的两人,而且还是平常根本不会出现的超稀有组合......

窄窄的道路两边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特色小摊,挂着红色或黄色的灯笼,泛着朦胧而温暖的光,一松的心情渐渐放松了下来。

“嘿,那边的两位小哥——”路过一个捞金鱼的小摊时,摊主叫住了两人,“怎么样?要不要来我这试两把?很好捞的哦。”

“我说大叔,如果很好捞的话,为什么你两边的摊上全是人就你这里没人啊?不来不来...”

一松拦住正准备往前走的空松,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我玩一盘。”


“好嘞,多谢惠顾——”










几分钟后。

店主开始冒汗了。

“不...不会吧...十条......什...诶...诶诶诶?!”

面前这个戴着口罩的年轻男人,右手握着十个残破的纸糊的渔捞,左手的碗里挤着十条金鱼,已经快要掉出来了。

他身后站着的男人面容藏在白色的狐狸面具下,鼓了几下掌,说:“老弟稳。”

这是什么中二的漫画场景吗..............

“啊..............但是这么多我没办法养啊。”他说着又把碗里的鱼全部倒回了水池里,起身离开了。

面具男对还没反应过来的店主说了一句“太好了呢”,也跟着离开了。

.....................................两个奇怪的人。















“My brother,刚刚的表现真是perfect,你看见那个老板脸上的表情了吗?”

“.........他的纸捞比别家的要薄,不然我应该还能多捞几只上来的。”

“一松小时候就特别擅长捞金鱼呢,我记得后来那些摊子怕了你,说什么也不让你玩......”说到这里,空松像是很怀念地笑了起来,“你当时还求我和小松哥哥把捞回来的鱼放到浴缸里给你捞着玩呢。”

一松没有再回话了,他只是看了一眼手表,说:“差不多到时间了,我们找个地方看烟花吧。”

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很明显大家都是冲着盛大的烟火大会来的。近一点的地方估计是不行了,一松被挤得有点喘不过气,紧紧抓住空松的手臂,努力冲出人流。临近夏末的夜晚,燥热已消散多半,但依然是稍稍活动就容易出汗的温度,加上在拥挤不堪的人群中移动,两个人额头上都沁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感觉到这种时候皮肤接触带来的奇妙的黏腻感,一松连忙放手,手心的汗加重了几分,表情也变得有点不自在:“那个 ,刚才我看了眼地图,从前面左转出去的话有段河堤,不如我们去那边?”

“嗯。”空松点点头。

避开人多的大路,一松和空松沿着小路离开了依旧喧闹的庙会。接近出口的时候,那些隐隐约约传来的欢笑声与祭祀的歌声都听不见了,再往前走几步,眼前的河堤让视野终于开阔了起来。

“喔喔——这不是个nice place嘛?”空松做了一个眺望的动作,“一松的眼光真是very goo......唔!”

一松一巴掌“啪”地拍在他背上:“行了别废话,赶紧找个坐的地方吧。”

话音刚落,一朵绚烂的烟花在头顶的夜空中绽开。堤上坐着的三三两两的人发出了愉快的笑声,空松嘴里嚷嚷着“开始了开始了”,拉着一松顺势坐到了河堤的台阶上。

都说夏日祭的烟花是夏天最美的末尾,在一松的记忆中,只有小时候全家人去过一次,自己还差点在那种人满为患的地方走丢,从那以后,他对于身处人多的场所总会有莫名的不适感。而现在,他竟然和空松像普通人一样相处着,久违地逛了一次庙会,还亲密无间地坐在一起看烟火。

“一松,......................................”

“啊?”一松拔高了声音,“你说什么?”

“我说,谢谢你邀我出来!能和一松一起来真是太好了!”

缤纷的火光映在空松充满笑意的眼睛里。















明明只是和我这样的人渣弟弟在一起,为什么你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一松的心脏就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着,甚至盖过了烟花炸裂的声音,耳朵只能听见像是要冲破胸腔的,聒噪的心跳。

他凑上前去,一只手抚上空松的脸,将自己的嘴唇和空松的嘴唇贴合在了一起。









明明你没有错。

不正常的是我才对。









TBC.


2018-04-22  /  28热度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