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カカラ】DEAR MY 09(完结)

F6形象设定,normal六子个性设定

OOC



















空松依稀记得,七八岁的时候,那是男孩子们最顽皮的一段年龄——每天放学在外面玩闹够了以后,傍晚回到家,几个兄弟都会因为争抢电视遥控器吵得家里鸡犬不宁,正在做晚饭的妈妈也许会带着一身油烟味从厨房跑到客厅呵斥他们,或者刚刚下班回来的爸爸会一脸无奈地坐在一家人的中间徒劳说教几句。趁着这个空隙,年幼的空松经常会偷偷溜进父母的房间,打开比客厅那台稍微老旧一些的电视机,放入一张光碟,然后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盘腿而坐。

现在想来,那是一部很老的电影了,是空松在父母房间寻宝时偶然从电视机旁的柜子里翻出来的。放入影碟机以后播放出来的画面全程黑白,里面的演员都是鼻梁高挺的欧美人,穿着夸张的中世纪服饰,嘴里说着空松听不懂的语言,混在门外的吵闹声中听不清楚,但空松也并没有觉得无聊,相反的,他的心里总会升腾起奇妙的感觉,尤其当他看到电影里年轻男女拥抱在一起时。

他们还会说着“My dear”“I love you”之类的话,深情地吻上彼此的唇,那难舍难分的样子让空松本能的有点脸红,心里却又产生了几分憧憬。

Love,爱是什么呢?

被同班的女生告白,之后顺理成章地交往了,这算得上爱吗?对每一个兄弟都温柔相待,顺从父母做一个乖孩子,这能够称为爱吗?不知不觉中,他开始蹩脚地模仿电影里的简单英语,把“love”挂在嘴边,将自己的好意全部分派出去,期望着有朝一日能够收获爱。可是即使到了二十岁,他也还是没能真正理解爱的内涵。

和小松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有安全感,亲密的肢体接触也会带来心动的感觉,直到一松告白之前,空松从未想过这两个人对自己来说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一个是自己尊敬的可靠兄长,一个是性格上有些别扭但温柔细腻的弟弟,如今也不再考虑什么伦理了,空松却无法从两人中做出选择。虽然很对不起正在交往的小松,但每当脑海中浮现出那天一松的脸,他便觉得无论如何也放不下这个弟弟。

只要一思考太多,脑袋就像是一团浆糊,所谓的答案怎么也找不到出路。

明明这样不明不白的关系持续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然而狠心斩断这份“孽缘”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行了,就送到这吧。”

一松拖着行李箱,在登机口前停下,转过身对送行的五人说。

年龄最小的弟弟眼眶微红,一言不发地握紧了手里的粉色手机,另外一个弟弟也一改往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有点沮丧地闭紧了嘴巴。一松不由分说把他们紧紧搂住。

“放心,只是去两年而已,又不是一辈子都不回来了,有什么好难过的。”

“我......我知道啦!又没有难过......!话说抱得太紧了呼吸好困难啊一松哥哥..........”

“一松哥哥到了那边要记得经常打电话联系啊!只要是哥哥打过来的,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接的!”十四松吸了吸鼻子,用力抱住了哥哥的臂膀。

“放心吧暗松哥哥,你不在的时候我和十四松哥哥会看好长男不让他对咱家次男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无视长男不满的抗议,椴松下巴抵在一松的肩上坏笑着。

一松搂着两个弟弟,安抚性地拍了拍他们的后背。

“继两个兄长变成基佬以后,又告诉我有个弟弟也喜欢男人......你们这个该死的修罗场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夹在中间的感受啊?”被晾在一边看着三个弟弟相亲相爱抱团的松野家三男摆出了标志性的三角嘴,忍不住吐槽,“真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兄弟...........”

“呃.......轻松哥哥......”

虽说六子有着繁多的组合,但实际上他几乎没什么和轻松单独相处的经验,可以说在年长的三个哥哥里他最不擅长和轻松打交道。

“......之前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对不起啊.......我这样的不可燃垃圾......”

“确实是不省心的兄弟,”轻松张开双臂环抱住了弟弟,后者发出“唔”的一声惊讶的闷哼,“但我也没说讨厌吧,话说也不可能讨厌。”

“——嘛,你和空松还有小松哥哥的事情我也不打算再说什么了,记得照顾好喵酱就行,不然宰了你哦说真的。”三男露出一瞬间的暴君属性,一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推到两个兄长面前。

“啊...............”和空松视线对上的一瞬间,对方目光闪烁着,两个人都有些窘迫地沉默了。

——也是啊,被人渣弟弟突然亲了然后告白,而且还是在已经和小松哥哥交往的前提下,这样强插一脚简直就和NTR没什么区别嘛.........你还期待他会有什么好的答复吗?松野一松,看清现实啊你。

空松还是主动先开了口:

“一松。”

“你不打算跟我说些什么吗?”

“.....................”

“抬头看着我啊。”

一松仍旧没有回答,感受到身后弟弟们投来担忧的视线,也只顾低着头把行李箱的拉杆握得更紧,关节都变得惨白。

空松似乎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当一松想着“大概要拒绝我了”的时候,视线里却出现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

下一秒空松捧着一松的脸,强迫他抬起头来正视自己。

“别摆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啊,brother,喜欢一个人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吗?”

空松语气尽是兄长的温柔,任凭眼前这个弟弟抱住。

“难道不是么?你这家伙明明什么都不了解,真敢说出这样的大话啊。”一松枕在空松颈间,像猫一样撒娇地磨蹭着,语气却很平静。

你这种博爱主义的烂好人一定不知道单相思,尤其是长年的单恋是多么煎熬的一件事。明明近在眼前却总是没有勇气跨过那条线,一边咒骂自己一边想着放弃,结果还是越陷越深,最后只能任由这种感情疯长。

大概也只有这一点,我可以和那个哥哥达成共识吧。

“呃......”空松抖了一下,“但是我不想辜负你的感情。”

他这么说着,手把一松的衣服都捏皱了。

“什么啊那是...........你想脚踏两条船吗?还真是人渣。”

“因,因为,一放手一松也许就会不见了......我多多少少有这样的感觉......”

“啧,区区臭松................”

“等一下等一下!!!停停停!!!”松野家长男终于忍不住跳出来,把两个越抱越紧的弟弟强行分开,“这什么奇怪的氛围啊!!言情片?你俩在演言情片吗??一直无视哥哥我真的要哭了!”

“嘛我对现在的关系倒是不介意,”一松了一眼小松,意味深长地说,“而且事到如今就算是硬抢我也不会有负罪感了。”

这家伙....................

“好的好的,真是长成了丑恶的成年人了呢一松君,不过时间也不早了,最后就让长男大人把可爱的弟弟送进登机口吧。”小松笑得一脸灿烂,让弟弟们留在原地,推着一松的后背力气大得吓人。

“路上小心~”一把将弟弟推过线,小松做了个“拜拜”的挥手手势。

一松朝着站在后面的四个兄弟挥了挥手臂,丢下最后一句话消失在了入口的拐角。



















“后悔去吧,小松哥哥。”

“总有一天我会把他抢过来的。”








“一松,你啊..............”

小松双手插兜站在原地,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眼神飘到机场透明的棚顶。

你也好,他也好。

是我的弟弟,真是太狡猾了。






“哥哥我真是承受不来啊..............”




FIN.









牙白
似乎是个很匆忙的结局...但我觉得pkkr最大的亮点大概就是他们不清不楚的纠缠关系...

顺便说个无关的题外话
就松圈神级太太aosio←ゲス顏の魔術師
她的组合向手书现在还差年中、PAKA、水陆、末松没有出

昨天听歌的时候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
再教育 和 lost one的号哭
这两首会不会是年中或者PAKA的用曲呢?
个人感觉歌词好像挺符合这两组的

2018-05-23  /  24热度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