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カカラ】三分之二的想念13+14

昨晚在火车上憋出来的过渡两章...

我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开おそカラ的车...

总之パカ终于会见?




13

自从那次醉酒稀里糊涂地和一松上床,两个星期后又在图书馆厕所里口过之后,空松明显感觉到后辈的不对劲。

一松来找他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并且多半都是偷偷摸摸躲在什么地方做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即使不是恋人关系,他们现在的关系也无异于性/伴侣。

说实话空松从来都不知道一松是个性/癖大百货,他以前的认识顶多停留在“阴沉的宅男”这一层面。

最让空松感到不安的是一松的眼神。一松有时看他的眼神里包含着赤裸裸的性/意味。

迟钝如空松,也对这样的眼神抱有疑惑。

一松对自己有...欲望吗?

他的眼神总是在向空松诉说着什么,但他无法理解。



听见敲门声的小松跑去开门,门外站着耷拉着眼皮的一松:“你好,松野空松是住在这里吗?我是戏剧部的。”

“啊是的。”小松堵在门口,把一松望向室内的视线挡住,“呀,不好意思,空松今天有点不舒服,好像是发烧。你是他学弟吧?能帮他请个假吗?”

“发烧?”一松皱眉,“请问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嘛,动作轻一点的话。”

“谢谢。打扰了。”一松灵巧地从小松侧身空出的缝隙中穿过,来到空松的床边。

空松躺在床上,脸颊微红,紧闭双眼,带着病怏怏的气息。

一松伸手轻轻探了下空松的额头:“看起来真是发烧了呢。”

小松擦擦鼻子:“是吧?这个样子这两天都要好好躺着休息呢。话说学弟怎么称呼?我是空松的舍友,松野小松。”

“……松野一松。请多指教。”一松不动声色地伸手握住小松的手算是回应,却不自觉加重了手的力气。

“咱家空松受你照顾了,他经常跟我提起你呢。”

一松微微瞪大了眼睛:“我吗?”

“是不是挺意外的?看起来他挺在意你的,还向我请教要怎样和性格阴暗的后辈打好关系呢。”小松笑嘻嘻的,“嘛,他就是这样,不求回报的温柔得要死。这一点我真是拿他没办法。”

小松那副对空松十分了解的样子让一松有些不悦,于是他起身,干巴巴地说道:“那我先回去了。叫空松...好好休息,我会帮他请假的。”

在门口目送一松远去,小松收起脸上的笑容。














14

事实证明,生病的确不好受。即使是低烧,空松也是浑身发软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天。

他真正清醒过来时,窗外天色渐暗,光线勾勒出坐在他床边的小松的侧脸。刚刚醒过来的空松直勾勾地盯着小松,像是欣赏着他的面容。

感受到空松的视线似的,小松抬头看着他:“哟,好点了吗?”

“嗯...头还有点晕,不是很要紧了。”空松用手摸了摸额头,“抱歉啊小松,给你添麻烦了。”

“噗,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可都认识快两年了,天天住在一起,也算深交吧?”小松笑笑,端起桌上的一碗粥,“饿了吗?这里面有韭菜,据说专治感冒的。”

“谢谢...”空松有点受宠若惊地接过碗和勺,尝了一小口,“是自己做的吗?意外的很好吃嘛。”

“喂喂,我看起来像厨艺很差的样子吗?”小松翻了个白眼,双手抱住后脑勺。

“没有没有。”空松含笑咬着勺子,轻轻地又说了一遍,“谢谢你,小松。”

“都说了不用谢我啦。”反正这又不是我做的。

比起我,那家伙才是真的对你温柔相待啊。

接过一松送来的粥时,小松心里略微苦涩地这么想着。








韭菜似乎是能治感冒?前几天回温水果篮子的时候借了个梗。

想当年我是多么的喜欢阿夹啊qwq虽然三周目还是很喜欢他qwq有点不坦率但是很温柔的孩子,现在想想简直就是色松结合体(不

2016-06-13  /  50热度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