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カカラ】三分之二的想念

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幼儿园文笔orz

大写的OOC


我觉得我好像要被硬生生掰成kr右推了...











17

下午的时光总是悠闲愉悦的。打扮时髦的年轻男女三三两两地坐在咖啡厅里,桌上摆了花样的饮品,手中拨弄着新款的手机,嘴里不时蹦出几句惹人发笑的俏皮话。

年轻人真是好啊。坐在角落的松野小松喝着咖啡,宛如一个年长的局外者,这样漫不经心地想着。

直到一抹紫色的身影挡住了他呆滞的视线。

“先坐下吧。要点些什么吗?”小松以一种闲聊的口吻开口,把手边的菜单递到一松面前,“这家的芭菲绝赞哦~”

一松头也不抬,似乎在认真考虑:“你请客?”

“啊?不不不,我还没有有钱到那种程度。你能理解的吧?钱对大学生来说可是头等大事。”

“哦?头等?”一松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冰水,直勾勾地盯着小松,“那你的意思是,臭松不在那个范围之内咯?”

一松如此直白的话语让小松略微不爽,他收敛起微笑,表情极为认真:“空松不一样。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

“............”一松没有接话。

小松继续说:“其实我大概早就猜到,你和空松之间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我是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是离他最近的人,他都没有向我求助过。”

“他是耻于这段关系的,所以说不出口。”小松无视一松愈发阴沉的表情,吐出了最致命的话语,“一松,你只是在单方面地强迫空松罢了。”

“...啧,什么啊,结果还是无聊的说教。”对面的一松有点后悔来了,“你知道那家伙真心喜欢你,还能装作若无其事?”

“这是为了彼此好。一旦和最亲密的人交往了,岂不是无路可退了?”

“既然你不打算出手,那我也没必要在这里跟你废话了,反正你不会懂......”一松准备起身离开。

“我出手了。”小松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引得一松脸部瞬间的僵硬。

“我和空松做过了。”他丝毫不畏惧一松要吃人的眼神,反而迎着他的可怖目光下了通牒,“我觉得他还是喜欢我的,所以我不希望你再去纠缠他了。”

一松的拳头“哐”地重重敲在桌上,杯里的水差点洒出,在薄薄的皮肤之下可以隐约看到其咬牙的愤怒模样。他戴上口罩,在周围惊讶的目光中无言走出店门。

小松倒是显得尤为镇定,陪着笑向店里的服务员和客人道歉:“不好意思,我朋友他‘那几天’到了,心情不大好。”

才怪。

不欢而散的谈话,自己心里早有数了。一松本来就不大像能好好劝说的对象。

小松几口喝下已经凉掉的咖啡。















空松从社团活动室出来的时候,天色渐晚,霞光和夕阳把天的一边染成火红,渐暗的另一角已经挂上几颗稀疏的星星。

一松今天没来社团啊...空松有点失落又好像松了口气,想为粥的事情道谢却又还是害怕面对他,想象一下场面都有点尴尬。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打断了空松的思绪,看到来电人,他不禁“啊”地出声。

拼命镇定自己情绪的空松尽可能以一颗平常心按下了接通键,然后把手机贴在耳边。

“你在哪。”该说不愧是一松吗,连问候语都省了。

“啊...那个,”空松环顾四周,“我在去宿舍的路上,已经快到了。”

是错觉吗?总感觉信号不是很好,一松那边似乎有很嘈杂的声音。

不知是不是隔着手机屏幕通话的问题,空松觉得一松的声音似乎很遥远很模糊。像风一样的“呼呼”声在电子通讯设备中被无限放大,几乎要盖过一松的声音。

......风声?

“嘛,无所谓了。”电话那头的声线毫无起伏,“总之你现在五分钟内赶到四号楼楼顶吧,不然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paka那一段不知为何有一股玛丽苏的气息扑面而来...

怪我,橙光游戏玩太多

2016-07-13  /  43热度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