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カラ结局】三分之二的想念


小朋友们还记得我是谁吗?

对了!我就是光头薛老板!

欠你们的结局拿好不送!(bu)

后天更长兄结局!











18

(一カラend)





听到身后传来破门而入和气喘吁吁的声音,一松转过身,平静地望着累得快直不起腰的空松。

“太慢了臭松。”一松抬手看了看手表,“四分钟四舍五入就是五分钟啊,算了我还是跳下去...”

然后被浑身是汗、气还未匀的空松一声不吭地从背后抱住。

一松轻不可闻地“啧”了一下,转过身来,手却不自觉地环住空松。空松耳边传来他的一声叹息:“你是笨蛋吗?叫你五分钟来还真的来了。”

空松的手搂得更紧了一些:“你有话对我说吧?”

“......”一松轻轻推开了空松,眼睛直视空松映上余晖的眸子,“想不到我这种不可燃垃圾也会有迎来春天的时候。”

空松依然安静地微笑着,只是脸上多了点称为“困惑”的神色。

“哈?!你是猪吗?”一松有点恼羞成怒地揪住了空松的领子,“都说了我的春天来了!给点反应啊?你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啊?!”

“接受?那个,一松?!你别生气啊...”空松觉得自己很无辜,被揪着衣领不说,还要安抚面前这个阴晴不定随时炸毛的小猫咪,“你不说明白一点我不大懂啊...”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最后一松主动松了手。空松舒了一口气,总感觉今天的一松比以前好说话一点。

“这个给你。”一松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副墨镜,小声说,“作为之前......弄坏的补偿。”

空松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一松故意当着他的面踩坏过他很多引以为豪的墨镜,自己也毫不在意地纵容了这种特殊的“待遇”,但一松主动送他东西还是第一次。

“Marvelous!”空松满怀感激的接过墨镜,“谢谢你啊一松。”

“所以我们这算交往了吗?”一松突然说。

“诶?交往?”空松顿住了。

“就是那个啊......”一松被他疑惑的小眼神盯得有点发毛,不自觉搔乱了抹得平平整整的头发。正要发火,可一想到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便紧紧攥住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吼了出来:

“我...我喜欢你啊臭松!!怎、怎么样!”

妈的我说出来了!

空松仿佛被吓到一般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几秒过后开始双目泛泪:“Oh my god......”

气势过后开始有点难为情的一松说:“你哭什么...”

“我之前就觉得一松不讨厌我,可能还有点点喜欢我...”空松边擦擦眼泪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看来我没猜错。一松果然是温柔的人啊。”

“......”一松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讨厌过空松,只是会被他的痛言痛语痛装搅得心烦,不禁想打碎他的面具,看看他面具底下的真实模样。越是破坏,越是揭穿,却越是沦陷不可自拔。











他弯下身子,并肩坐在空松身边。两人无言看着远处渐暗,余晖收尽。风穿过他们短短的发梢,掩盖住两人的心跳声。

一松摸上空松的手背,虽然脸发烫得厉害,但还是慢慢握住了那只手,与其手指相扣。

感觉到那只温热的手也有力地回握住他,他无声地笑起来,不去看对方的脸,也知道自己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你才是温柔的人啊。

谢谢。

他轻声说。




END.











有旁友可能会觉得色松这个结局很突兀,怪我

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种烂大街的恋爱校园番的天台表白梗比较适合一松...大人(咽口水)


鉴于很多想看长兄结局的要求和作为尼桑没有抢到卡拉处女的补偿,我会尽量把长兄结局写得惊天动地一点。


请继续锁定cc.a.v.栏目(微笑)

2016-07-27  /  29热度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