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ラ一】痕


注意cp向避雷

高中neta

OOC

























那是发生在高中的事情了,我和一松的关系还未差到极点之前。



我从那时起就会抽烟了。像抽烟、打架这些事虽不稀奇,但并不是想学就可以学会的,当然大概也不会有人特意去教或去学。

我在六个兄弟中排行老二,也正因为此般排位,我身上担负着保护四个弟弟的责任,不比身为长男的小松哥哥轻松许多。

升入高中以后,不知为何小松哥哥总是频频捅娄子,跟附近的混混们产生摩擦,于是便总会有上门寻仇的。不止是我,其他四个弟弟也常常被认成小松而卷入不必要的麻烦之中。这一直都是让我恼火的事情。

我找到小松,跟他说,要干架还是怎样都好,别把弟弟们卷进来。我和小松在学习上下再多的工夫都是无用功,远不如四个弟弟强,尤其是轻松和一松。家中的长男和次男难道不应该照顾好弟弟吗?

小松答应了我,同时为我留出了后背他最信赖的位置。就这样,本来就是兄长的我们两个默契地站到了一边,渐渐地远离了和平宁静的校园生活,慢慢习惯了叼着烟头挥舞拳头和棍棒的日子。





我那可爱的弟弟,一松,那时是个成绩优异、性格讨喜的好学生。虽然不如椴松黏人,但也和我关系不错,常常是忙完学生会的事务后一起回家。

他真是温柔啊。即使我已经到了不能全身而退的地步,他却依然固执地等着我一起走完回家的路。







“一松。”记不清是哪天傍晚走在河边,望着他被夕阳照得金灿灿的背影,我闷闷地开口说,“对不起,我以后,可能不能陪你回家了。”

他停下了脚步,看着我没有说话,眼睛像一汪平静的湖水,被余晖点缀出星星点点还未熄灭的亮光。风吹起他细碎的头发,那是我眷恋的柔软。

我接着说了下去,“大哥他一个人是不行的,我去帮他的同时也是为了你们好。”

一松平静得出奇,眼神深邃,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我知道了,空松哥哥。我以后会和十四松一起回去的。”他一如以往,懂事地对我说。

这下轮到我吃惊了,一松的表现超出我的预料,连反对或者质问的情况都没有出现。虽然有点奇怪,但我还是松了一口气,幸好一松能够理解我。

然而松野空松是个脑袋空空的笨蛋。

对于一松当时的不正常反应没有太过在意。



这便是异变的开始。


















几天后,当职风纪委员的三男在教学楼背后的角落里找到了正在打牌的我和小松。

“不会吧,B中的人这么快就来告状了?”小松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转而又嬉皮笑脸地勾搭上轻松的脖子,“我真的没把人打残啊,拜托你去找委员会通融一下嘛w”

“你的事等下再算账。”轻松有点咬牙切齿地把小松的手打开,转向我说,“你知道最近一松发生了什么吗?”

我皱起眉头,把手里的牌往石阶上一放,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他昨天辞掉了学生会的职务,今天没来上课。”轻松的语调毫无起伏,“你知道什么吗?”

“一松这小子可以啊,不愧是我弟弟,胆子真大......”小松在我和轻松投来的眼神中默默闭上了嘴。

“我去找他。”不等轻松发话,我便果断地跳下四级高的台阶。


















我找遍了学校的角落,都没有发现一松的踪迹。一边祈求他不要遇到什么事,我一边翻墙出了学校。

事实便是,当我找到被逼到无人的墙角围殴的一松的时候,思维已经有些混乱了。既不懂他的做法,又过度担心着自己的弟弟,以致于神经质一般寻找他的存在。

心里乱糟糟的情感和想法如同黏稠不已的粥一样无法甩开,就这样在看到一松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一刻瞬间炸开。

“一松!!”身体比脑袋率先做出暴怒的反应,等我意识过来时,那几个挑事的混混都被我几拳打倒在地动弹不得。紧握的右拳不住地颤抖着,沾着不知是谁的黏糊糊的血,手指关节也不可思议的痛到发麻。

“你啊...真是多管闲事。”身后的一松像是被打扰了似的,一屁股坐在满是尘土的地面上,身上脸上挂了不少彩,姿势也是少有的不雅观,全然没有了优等生应有的姿态。

“他们是昨天B中的人,是把你认错成大哥了吧。”我说,“轻松跟我讲你今天没去上课,怎么到这里来了?疼吗?”说着便要用湿纸巾去擦拭他脸上伤口沾着的沙土。

他重重地打开我的手,看上去不大高兴:“你是有什么毛病?这些人是我叫来的,让他们打我一顿,你们那事就扯平了,不用你和小松哥哥出手了。”

“一松,”当时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我们约好了的,不许跟这些事扯上关系。”

“这种廉价的约定还是免了吧。”他坦然接受我震惊的目光。我们两个无言沉默了一段时间,在空气有些凝重的氛围里,他扯出一个我不曾见过的阴沉的笑。

“实话告诉你吧,我啊,是那种被揍就会感觉很爽的人呢。”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嗫语。

“大家都被你放倒了,我也挨不了打了。那你要怎么补偿我呢,空松哥哥?”


















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偏差的呢?

那个曾经我引以为豪的弟弟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那是我完全不认识的另一个人了。

或者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只是一层华丽的皮囊?真正的操纵者已经褪下了它,露出了丑陋的獠牙和化脓的伤口?






“已经...够了吧...一松.......”我的声音沙哑而颤抖,捏着烟蒂的手也险些不稳。

我的弟弟则是一副陶醉的神情,欣赏着自己白皙手臂上烫出的几个有新有旧的红肿不堪的痕迹。

“哈啊......不行......”他发出病态的呻吟,却有力地抓住了我的手腕。

“再多来一点........哥哥..........”






















“今天玩什么?你来定吧。”一松摘下口罩,非常爽快地脱掉了上衣,躺在我身下。他的肩膀和锁骨上有还未消退的吻痕和牙印,双臂和腰侧的烙伤颜色渐深,表面松弛皱起,胸口、腹部和背后都是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抓痕和鞭子抽过留下的伤痕,有些已经结了红黑色的痂,看上去丑陋无比。

——这些全部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这具年轻的肉体上遍布我的罪行。

如今的我已经可以波澜不惊地说出“随便”这样的回答了。近六年和亲生弟弟乱伦并做尽各种性.虐待的下流之事,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渣来说,无伤大雅,都是不为过的。

“那还是烟头吧。我喜欢看你抽烟的样子。”一松只有在床上会变得坦诚起来,言语也染上了污秽,“直接插进来,给我做得粗暴一些。”













照着一松的话,我点燃了一根香烟。

隔着迷蒙的烟雾,我只能看见一松仿佛引诱着什么似的笑,忽然感到陌生。



结果到头来,对于他,我根本什么都不懂。我能做到的,只有在他身上添上新的疤痕。

这么一来,我又觉得他的笑里藏有几分悲哀了。


可是我连悲哀是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我会在你的一生中留下最深的痕迹,怎样都忘不了的痕迹。

他如是说。





END.








感谢阅读qwq

这是我个人对karaichi的想法:
如果是2x4的话,会是怎样的感觉呢?

空松是很温柔的人,而一松在官方的表现看起来就像是一直都在利用(?用词可能不大对)这种温柔的人。

于是就有了一个温柔甚至有些懦弱、溺爱弟弟的哥哥x为了束缚哥哥不惜毁掉自己的弟弟的故事。本文最后一句话是抖M一松说的,不知道这种意思有没有传达到呢...

这个短篇字数不多也只是满足了我自己的脑洞而已...之后还会根据这个标题找一找4x2的感觉。

2016-08-12  /  41热度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