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カカラ】DEAR MY 02


失踪人口回归。

没想到我居然还在松坑里摸爬滚打...

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F6形象设定,normal六子个性设定

OOC















【DEAR MY】02




一松一大清早来到练习室的时候,除了小松和空松,其他人都到齐了。无视轻松对他不守时的埋怨,他环视一周,问道:“还有两个人呢?”

“小松哥哥和空松哥哥吗?他们好像要晚一点到哦。”末子晃了晃手中小巧精致的手机,“刚刚空松哥哥发了短信过来。”

十四松凑过来问:“出了什么事吗?”

“你这语气好微妙啊十四松,就好像希望发生点什么一样。”轻松叹了口气,“小松就算了,空松迟到还真是少见,他练习一直都很上心的。”过了几秒,他又意识到什么一样,扶着眼镜:“空松是不是和混蛋长男在一起?小松那家伙以前迟到可从来不会提前通知一声的,我甚至都觉得F6问题的根源就出在他身上。”

一松在一边放包的时候听到轻松的猜测,手上的动作下意识一顿,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就恢复了平时那张爱答不理的脸,沉默地坐到十四松旁边,不再发声。

单纯如十四松也觉察到哥哥的不对劲,手在一松面前晃了几下:“怎么了一松哥哥?”

轻松和椴松的讨论也戛然而止,他们三个都看向一松。末子看了一眼轻松,后者只好尽量心平气和地安抚看起来有点失落的空松boy:“那个,他们两个只是碰巧在路上遇到什么问题了,你别想太多。”

“对啊对啊,”十四松在一旁附和着,想让精神异常脆弱的哥哥开心一点,“小松哥哥跟空松哥哥只是关系比较好罢了。”

椴松接着说:“就是说啊,空松哥哥虽然品位很糟糕,但也不会看上那种弱智人渣长男吧,他怎么会辜负一松哥哥的感情呢。”

正当三个人忙着安慰散发着阴沉气息的四男时,小松牵着空松的手一边高喊着“我来啦”一边大踏步走进了屋内,后者则是想挣脱却被握得更紧的一脸尴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本来今天出门挺早的,可以按时赶来的,可是一时兴起就去接空松了,来的路上堵了好久。”兄弟们口中的人渣丝毫没有反省之意,反而笑嘻嘻地解释道。

“虽然不关我的事但还是姑且问一句,”轻松说,“你为什么要去接空松?他家跟你家好像完全是反方向啊。”

“这个问题问得好!”小松像是期望万众瞩目的孩子一样兴奋不已,却被一直牵着的空松打断。“小松!..........”

“诶有什么关系嘛,现在说清楚才比较好吧,免得不必要的麻烦。”其他四个兄弟再怎么迟钝也能大概猜出七八分了:长男一脸得意,意气风发的欠揍模样,次男有点难为情的样子,以及两人牵手产生的暧昧的氛围,这种情况莫非..........

“我要向各位宣布,我,松野小松,和空松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了!窥觊空松的家伙们,不好意思你晚了一步,他已经是我的了。”小松像是刻意指明什么一般,补充道,“再对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可不能置之不理了。”

..................................................

天杀的混蛋长男绝壁是故意的吧喂......三男和末子几乎是内心颤抖着回头去看四男的反应的。

出乎意料的,一松面无表情,甚至主动打破了沉默:“所以呢?还练不练舞了?”

“当然练。”空松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道,对他而言,现在这个场面能逃就逃。于是他一边催着小松,一边飞快地换好衣服,准备热身。

站在他前面的一松紧紧攥着拳头,身形有些晃动,露出一段肤色苍白的脖颈。他正要发话,却看到一松几近支撑不住而要倒下。

“一松!!”等到空松喊出来时,他才发觉自己的身体早已做出了第一反应,支持着一松让他慢慢蹲下来。看着弟弟恍惚不定的眼神和不大好看的脸色,他扶着一松的手臂又圈紧了几分。

但是下一秒一松便用力甩开了他的手。

“一,一松?”好脾气如空松,依然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他的心情。

他蹲在地上,低头沉默。

“这是怎么了?”

其他几个人也发现不对,都聚集过来。

“我今天先回去了。”一松突然抛出这句话,无视其他兄弟的询问,缓缓站起来走出了练习室。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向空松。















一松曾在无数个夜晚梦见过去。幼时的他有一个很喜欢的哥哥,这个哥哥不像最年长的哥哥会惹是生非捉弄弟弟,也不像第三个哥哥那样性格反复无常,如果硬要比喻的话,就好似万里无云之下的大海,温柔而可靠。

小时候的喜欢是纯粹的,不是恋爱感情那样捉摸不定的东西,而是更好懂的,“在意”“憧憬”一类的心情。奇怪的是,自己几乎没怎么和空松一块玩过,却总是能够感受到偶尔的,来自哥哥的关怀。

“一松,怎么了?”他总能敏锐觉察出自己的不对劲。

“跟得上吗?”他是在自己落单的时候,最常出现的哥哥。

“这个给一松。”他从来都愿意把最好的留给弟弟,明明长幼只是按出生顺序排出来的、毫无意义的东西。

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他意识到自己对空松异样的感情——如同雨后疯长的藤蔓那般,爬满他整个心房。

只要他们六胞胎还没有真正分开,他就能够假装路过,偶尔偷看空松几眼,能够每晚躺在空松身边,嗅着他身上再熟悉不过的气味入眠——他以为能够一直和空松保持这种关系的。

直到红色的恶魔夺走了自己最爱的哥哥,并企图把那些藤蔓付之一炬。

松野一松这才意识到,他和空松,已经开始远离彼此的轨道了。







——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TBC.

2016-12-27  /  67热度

评论(5)
热度(67)